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美時代 » 正文
| 繁體版

495、裝比是要被雷劈的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不管怎么說,主演都到齊了,五天后全體劇組主創人員在鋼花街道特殊鋼材廠老廠區辦公樓前,舉行了電影開機儀式。

  唐建程在竹廬里面忙了一個通宵,最大業績是把電影名稱確定下來《人間不拆》。

  巧妙的利用了網絡詞匯“人艱不拆”的諧音,這在宣傳的時候會有非常高的傳播便利,還暗合了整個電影的主題。

  中老年配角演員來了差不多一半,跟年輕人們一起參與了喜氣洋洋的局面。

  德高望重的老戲骨站后面,萬長生被圍在他們中間穿得老氣橫秋。

  三位青春靚麗的女主演占領C位,男生就只有勉強站在邊角了,十多人一起伸手揭開蓋在攝影機上紅布幅。

  春季開機的好處,就是女演員們可以穿得非常靚麗。

  農歷二四八月亂穿衣,大叔們有穿皮夾克的,大媽有裹著戲里棉襖的,虞凱欣卻已經穿著堪堪過大腿根的短裙和粉色可愛T恤了。

  江竹清可能是因為和鐘明霞住了幾天,穿著風格都類似,都是比較普通的白襯衫加黑長褲。

  鐘明霞穿十幾塊一雙的國產仿匡威帆布鞋,女三號配便宜的圓頭小皮鞋。

  兩人隨手罩上藍白色運動服,就能扮普通人家的女中學生。

  但就是這樣荊釵布衣的樣子,更讓人有奇妙的心理感受。

  內心感嘆,又是哪個男孩子難忘的青春啊。

  齊齊叫好揭開紅布之后,還有切豬頭燒香儀式。

  在戲劇學院師生的看似漫不經心注視下,鐘明霞忙著把紅布疊起來,這么大一張,不浪費了。

  拿到培訓校做個靜物背景布也是極好的。

  萬長生則帶著幾乎所有人參與者,上百號人馬一起搞封建迷信活動了。

  他本來是不信這個的,但發現大多數演職員包括老雷都有點鄭重其事,他就遂大家的意,從觀音廟叫胡家的業務二部來一趟。

  十幾個穿戴整齊的和尚,加上全套鄉土樂器團隊清早到場。

  正所謂,百般樂器,嗩吶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

  嗩吶一響,全局忙。

  絕大多數都來自于北方的演職人員們,從那響亮的嗩吶聲帶出全套吹拉彈唱的勢頭以后,嘴就沒合攏過!

  雖然全國其他很多地方都有嗩吶,也有鄉土民謠。

  但絕對和蜀川不一樣。

  更何況賈歡歡聽聞有這么大的排場,都技癢的跑過來戴上大頭娃娃跳了一曲拜大神舞!

  一身金花紅袍,碩大的娃娃頭上還扎著朝天辮跳出來,手里拿著紅綢帶跟蒲扇。

  嫻熟的舞步和天真爛漫的氣場,簡直就是民間藝術家啊。

  幾位老戲骨手里舉著手機拍拍攝就沒停過,一臉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因為整個場面,充滿了西南人民有種萬物皆可調侃的通透,也就是皮。

  濃郁的鄉土氣息里面,沒有悲蒼跟凄涼,絕對的樂觀主義調侃。

  蓉都人在全國都出了名的懶散調侃,其實蜀川鄉下人更變本加厲。

  從嗩吶到舞步都充滿了調皮。

  連敲木魚念經的和尚都喜氣洋洋。

  一點沒有得道高僧的模樣。

  這可能跟千百年來蜀川盆地,戰亂數量遠低于中原沿海地區,又氣候溫暖濕潤過得比較舒坦有關系。

  總之在藝術家的眼里,很有看頭。

  估計也就萬長生這青年藝術家,因為從小看膩了,熟視無睹。

  最讓藝術家們不解的,就是歡樂完場以后,所有參與者都樂呵呵的排隊到大頭娃娃面前領紅包。

  這全程跳大神的娃娃有什么地位嗎?

  還有這和尚都公然拿紅包么?

  太不敬佛了吧?

  賈歡歡滿意的給親戚們發完紅包,才得意洋洋的來長生哥面前摘了大頭,汗濕的臉上貼著發絲,驕傲的仰頭:“好了!一定會順順利利的!我給佛祖都求過念經了!”

  那模樣,仿佛任何妖魔鬼怪都會被她擋在身后了。

  要是佛祖不用心照料,也會被她打得滿頭包!

  因為嬌小的個頭只到萬長生臂膀,所以他就像是在給小學生擦掉汗水,臉上還充滿溫和溺愛的笑容。

  讓老前輩們都恍然大悟。

  幾個女生不約而同的看鐘明霞,結果她臉上半點看不出來波瀾!

  再次讓演員們對女主角的發揮有了期待。

  當然,林楚妮作為助理化妝師,全程拍照直播給杜雯看了。

  杜雯點評:“且將詩酒瞞人眼,出入紅塵過幾冬啊……”

  林楚妮鄙視閨蜜缺乏革命大無畏精神。

  大美社也來了兩三百小伙伴好奇的圍觀。

  馬振宇更是振作精神,百般磨蹭的到劇組當了個萬長生的私人助理,實在是道具那邊不需要任何外人。

  就在這儀式過后。

  唐建程主導拍攝流程,揀著江竹清和幾個老年配角的過渡戲,感覺熱身練習似的,先試拍一場。

  精神飽滿的女三號和自己的老師教授配合得天衣無縫。

  一條就過了。

  接著意猶未盡的老戲骨們說妝也化了,服裝也穿了,挑兩三場戲,單人或者兩三人的場面試試。

  也是手到擒來!

  他們基本上是從老雷跟席導聯絡他們,就看過劇本和腳本。

  揣摩得很深了,現在都有種雙立人切黃油的感覺。

  爽利!

  所以招呼虞凱欣和幾個男生之間的戲,也試了試。

  先分析感情,再比劃動作,叮囑強調以后開始。

  感覺把平京的教學課,搬到這邊來了,大家毫無壓力……

  看似磨蹭啰嗦,但一條過的效率,比大家碰運氣似的瞎幾把拍,浪費好幾次的時間來找感覺,靠譜多了。

  不過只有三分之一的場景是在這邊老廠區拍的。

  所以能在同一個場景拍的戲不多。

  于是一起把目光轉向女主角。

  萬長生全程坐在旁邊的導演椅上不吭聲。

  眼睛除了看這幾個旮旯墻角的表演,就是死死盯著監視器。

  不是唐建程解說,他都不知道拍電影的一條條場景,是可以打亂了次序,統籌安排人手場景之類調整的。

  萬長生還以為是跟電影放映的順序那樣,前后挨著拍呢。

  當然也有挨著排的叫做順拍,但現在極其少見。

  不過聽導演助理一說,他也就明白,好比在這個旮旯角,機位、燈光什么都是安好了的,那就把所有發生在這里的鏡頭,可以打批發一樣先拍了。

  省時省力。

  有可能只有三五秒,也可能是一兩分鐘,總之超過分鐘數的鏡頭非常少,基本都是以秒記,不同機位,不同角度的畫面,說不定還得反復拍。

  又或者哪位大牌明星的時間最寶貴,那就集中先把他的鏡頭先拍了。

  最后幾百幾千條,全都完成才在剪輯臺上編排剪輯。

  而且現在電影拍攝也是數字設備,不是以前的膠片機,所以導演也能夠即時在監視器上看到半成品畫面,比以前還要等著洗膠片的時候,方便得多。

  唐建程主導這幾條不重要的過場戲,本意是讓萬長生熟悉做導演的現場流程,譬如該先做哪個,后做哪個,再怎么指揮調度。

  結果萬長生的眼里,耳中,根本就沒有那些現場工作人員的叫喊。

  那種藝術家心無旁騖的沉浸,讓他只在拍攝場景里面遨游。

  對停頓的場面也恍若未覺,只是輕輕的吩咐攝影助理把剛才拍的幾條重新再放給自己看看。

  他像個近視眼一樣,湊在遮光罩前面舔屏。

  真的就像在舔屏幕那么認真。

  讓那邊執行教學任務的師生都停下來,重新打量這動作怪異的導演。

  唐建程則過去通知鐘明霞:“要不你挑選這個場景的戲,試試看?”

  裹著運動大衣站在旁邊跟吃瓜群眾沒什么區別的女一號,看眼導演居然說:“你問他,他說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跟她身高相仿的林楚妮在旁邊一個勁撇嘴,等苦命的導演助理走了,才小聲:“你這是把自己什么都交給他了?”

  鐘明霞輕松:“對啊,多好。”

  林楚妮無語……

  她就最放飛自我,老子由命不由天,怎么可能被個男人擺布。

  唐建程只好過去導演篷下,蹲在啥都不懂的導演身邊小聲:“您覺得剛才這幾條怎么樣?”

  萬長生想想說:“還行……”

  什么叫還行?!

  導演系研究生都有點想吐血了。

  首先這種中間過渡的拍攝戲,沒有太多戲劇沖突,屬于平淡當中見功力的表演,其實很吃功底的。

  對于有些電視劇,或者面癱演員來說,幾乎都是快速敷衍跳過的場景。

  畢竟幾秒鐘十幾秒的畫面,很多觀眾根本注意不到。

  但戲劇學院的師生們肯定很精益求精的認真。

  本來就是想拍個開門紅的意思。

  接連幾條,大家都覺得很順暢,有點感覺,想趁著這股子精氣神干脆多拍點,第一天就多出點看看效果。

  這里面固然也有劇本不錯,特別是腳本交代得很清楚的優勢。

  但論到拍攝演戲本身,還是戲劇學院的更有發言權吧?

  什么叫做還行?

  唐建程如果是歡歡,就不會這么郁悶了。

  從小到大問這家伙吃飯就是隨便都行,歡歡辛辛苦苦搗鼓出來,他又會挑三揀四。

  雖然是溫和的都會吃,但看似隨和,實際上蠻挑剔的。

  簡直有點雞毛!

  其他師生們雖然聽不到這邊的對話,但遠遠的能看見唐建程的表情。

  相互之間還是有點嘆氣。

  這部戲……

  目前看起來是真的舒坦,可就是這導演,還有女主角,要是都用咱們的人。

  那就人人都感覺能成精品了!

  哪怕有兩位在舞臺劇的時候就認識了萬長生的老演員,都有點輕輕搖頭。

  才氣,咱們認。

  可是這表演功力和導演水準。

  拿這么好的本子,這么好的腳本,這么好的陣容,還有這么好的場景,來練手……

  太可惜了!
3d独胆定组合27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