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魔王嬌養指南 » 正文
| 繁體版

第407章 我帶你們通關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賀小鳶笑而不語。

  于是燕三郎懂了。她立志于驅逐外侮,怎么會放著衛國內部暴亂這樣的大好機會而不去攪渾水?

  外部有攸人抗衛,內部有褐軍亂衛。

  就不知賀小鳶在這樣的里應外合中,又扮演了什么樣的角色。

  自然燕三郎也沒有多問,這是人家的秘密。

  他問起的是褐軍起義。畢竟,他得弄清通往盛邑的前路還有多少阻礙。

  “沒了。”賀小鳶的回答很實在,“你沿著鳳崍山的外圍往西北走,過了梭梭河就是衛王廷嚴格管控的地盤。起義軍還沒打到那里去,渡河是個大麻煩。”

  緊接著,她說起褐軍起義的來龍去脈。

  這事的起因還要追溯到去年夏天。王廷在激烈爭論之后下令開鑿鳳崍山、修筑運河,打算引蟠龍江之水穿過鳳崍山,以此貫通東西。

  鳳崍山是橫亙在衛國中部偏南的浩瀚山脈,王廷派軍攻打攸國,還得先繞著鳳崍山走上一大圈,耗時至少二十天左右。這回韓昭率軍從北部趕赴東南前線,也免不了在鳳崍山外圍走上一圈,算起來占到了總路程的三分之一。

  有這天塹攔路,衛人伐攸的腳步難免慢了下來。當時這場仗已經打了一年有余,形勢再不似開戰前那么樂觀,花錢的速度卻比預計的更快。衛王也著急了,有一天望著沙盤突發奇想,冒出個穿山修河的念頭。

  鳳崍山地域雖然廣袤,但腰部很窄,“腰圍”還不到十五里,并且這里山勢相對平緩,山腳下還有水量浩蕩的蟠龍江。如果在這里開山鑿河,衛國運兵運糧前往攸國就可以節省二十日的路程周折!

  雖然費時又費力,但這條運河的開鑿也不僅為了戰爭。攻下攸國以后,衛人可以快速藉此穿山而過,便于管理東南部擴大的疆域。

  這其實是個通盤的考慮,可惜衛廷的運氣不好。

  山河剛剛開挖不久,就遇上了百年一遇的洪澇災害,工地塌方加上山體滑坡,死在現場的勞工不計其數。

  開山修河的勞力從附近征來,十有七八都是鳳崍本地人。鳳崍鎮、西埕埔等十幾個鄉縣,每隔幾家必有一戶掛白哭喪,損失的往往還是家中的主要勞動力。

  洪災過后,盛邑的命令又至。戰爭當中用錢的地方多,王廷對于死難者只給了微不足道的撫恤,一轉眼又催促運河繼續開挖。

  這一道命令終于捅開了馬蜂窩。

  鳳崍山人積怨已久,徒然間如山洪爆發。西埕埔的鄉民揭竿而起,反抗衛廷的橫征暴斂、濫用民力。

  起先只有三、四百人,一鄉之民,哪知一呼百應,起義的火焰藉著秋風迅速擴展至二、三十鄉,復又越擴越遠,起義的苗頭也越燜越旺。

  到過年之前,偌大的鳳崍山脈都已經被起義軍占領,這股力量甚至向西北、東南快速擴張。

  烏桐鎮也就是在這樣的擴張中,被褐軍給一口吞了下來。

  對于衛王來說,褐軍起義最開始只是癬疥,居然越養越大,到最后變成了毒瘤。這幾月來,他也派大軍清剿,一度有些成果。

  不過領軍的幾位急先鋒,一個軍中突然病死,一個戰時意外落馬,導致王軍大亂。

  褐軍因此得了喘息之機,很快恢復元氣,卷土重來。

  “意外?”燕三郎琢磨這兩個字,看向賀小鳶的眼神就帶上了古怪。錢定錢將軍好似也是死于“意外”?

  照這般看來,賀小鳶和褐軍的關系比他們最開始的判斷還要深厚許多。

  賀小鳶攤了攤手,直接切換了話題:“我可以帶你們順利通過褐軍的占領區。”

  “為何?”曲云河毫不客氣問她,“為何要幫我們?”賀小鳶約他們在這附近會面,也是因為衛國的武備令在褐軍的占領區毫無用處,只能招來麻煩。

  “你替我擋過韓昭,并且——”賀小鳶很明白,自己不是韓昭對手,若非那天有曲云河相助,她八成會被韓昭拿下。就事論事,她欠這兩位一個人情,“你們幫我弄到了足量的攢金粉。”

  攢金粉的用處很大,絕不僅止于做幾個武備令。

  衛廷頒下來的許多重要命令、條例,也加入了攢金粉。

  握有這項利器,賀小鳶能做的事就很多了。

  燕三郎想起這女子的手有多靈巧,也不由得動容,有些同情衛王廷了。

  賀小鳶又問了一遍:“你們去盛邑到底要做什么?”

  這問題,半個月前她就問過了,但燕三郎這回不好敷衍她。畢竟,由她領著通過褐軍占領區可是省時又省力,曲云河能在外逗留的時間有限,他們得抓緊了。

  “我們要走一趟王宮。”

  賀小鳶的臉色變了:“進去做什么?”

  那里可不啻于龍潭虎穴,絕不是等閑人物進去觀光的好地方。

  燕三郎看了曲云河一眼:“我們要去找件東西。”

  賀小鳶噗哧一聲,笑了:“你們以為衛王會隨隨便便請你們進去?”

  “不會。”燕三郎眼都不眨一下,“所以我們做好了暗闖的準備。”

  他們在盛邑人生地不熟,最直截了當的辦法就是偷溜進去。至于怎么溜,還沒想好。

  因時因勢,走一步算一步吧。

  賀小鳶看看他,再看看曲云河,聳了聳肩:“好吧。”

  ¥¥¥¥¥

  有賀小鳶在,燕三郎兩人得以暢通無阻離開烏桐鎮,褐軍頭目陳滿當還笑容滿面朝他們揮手作別。

  不過離開之前,曲云河還特地出去溜達了一圈。

  烏桐鎮當天就少了兩個人,但沒有誰會在意。

  次日一早,才有褐軍士兵在豬圈里發現了兩個本地男子,這么冷的天氣里只著中衣在外頭凍上一夜,早就成了冰棍,詭異的是嘴角還帶著笑容。

  此事上報,陳滿當特地去看了一眼,然后大手一揮:“不用管。”

  此時,賀小鳶三人已經在前往盛邑的路上。

  鳳崍山運河工程因起義而中斷,所以三人也只好從這個龐大的山脈邊緣繞行,多花不少時間。
3d独胆定组合27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