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嫡狂之最強醫妃 » 正文
| 繁體版

183、阮阮可需要我?(2更)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喬越不敢松手,他怕自己一旦松開手,溫含玉便從他眼前逃掉,所以哪怕他嘴角和下頷沾滿了血,他也無法抬手來將其擦上一擦。

  “我如何會不相信阮阮?”喬越心中苦澀,“阮阮不想說的事情,我不敢強求。”

  也不敢奢望。

  比如昌國皇長孫之事。

  “誠如阮阮所言,我是在等阮阮回來,我也的確是怕阮阮會走了再也不回來,不是因為不相信阮阮。”喬越將溫含玉緊摟著,無論是眼神還是語氣里,都透著他深深的不安,“我只是……只是不相信我自己。”

  他何德何能,能值得阮阮留在他身旁而不是隨無可挑剔的昌國皇長孫離去?

  即便阮阮的心意他明了,可他……

  始終不自信。

  他如何配得上阮阮?他憑何留住阮阮?

  阮阮就像最耀眼的一道陽光,照進他本只剩下黑暗與絕望的生命之中。

  是阮阮一次又一次朝他伸來讓他握住的手,他才能從黑暗與絕望中一點點爬出來。

  他是深淵里的人,憑何與一國儲君的昌國皇長子相比?

  “我……”喬越心中愈發苦澀,“我又想過去找阮阮,但又怕阮阮覺得我多事,怕阮阮會生氣,畢竟我如今這般模樣太過不堪,還是不去的好。”

  “我……”他啊,“配不上阮阮。”

  清醒過來的溫含玉沒有插話的機會,只靠在喬越懷里靜靜聽他苦澀不安的話,聽他的聲音愈來愈低,若非他的聲音就近在她耳畔,只怕她根本就聽不到。

  直到喬越沉默下來什么都不再說或是再說不出的時候,才聽得溫含玉淡淡問他道:“阿越你覺得我有什么好?”

  喬越想也不想便道:“在我眼里,阮阮般般都好。”

  “可我覺得我什么都不好。”溫含玉又道,“就像阿越你覺得你不好一樣。”

  “但是我覺得阿越什么都好。”無論是模樣身材還是性子心地,在她眼里,樣樣都是好,所以,“我們,不是正好相配?”

  喬越從來沒有想過,他竟然會由只是將將理解何為“喜歡”何為“感情”的她用言語來安撫他不安的心。

  “阮阮。”他輕輕低低地喚著她的名字,極盡溫柔,貼著她的耳畔,反反復復,“阮阮。”

  他溫熱的鼻息拂著溫含玉的耳畔,非但不讓她覺得惱人,反是覺得有些舒服。

  從感覺中確定她不會再想要逃開,喬越這會兒才敢拿起她被碎裂的木凳劃傷了的手來看,卻在看她手背的劃傷時發現她的虎口有干涸的血漬,當即緊張地將她的掌心翻過來來。

  只見她手心里有兩道深深的傷口,本已結痂,此時卻又裂開了來,可見其中血肉。

  是新傷。

  “阮阮手心里的傷是何時受的?”喬越語氣里盡是著急與心疼,仿佛那傷是在他手上似的。

  “小傷,沒事,不疼。”溫含玉不在乎,作勢就要收回手,就在這時,她想到個事,于是把自己左手抬起,硬是從喬越手中把右手收回,將左邊衣袖往上別,露出戴在左小臂上的袖箭給他看。

  “阮阮這是……?”喬越微詫,不明所以。

  “白日里我和連城出城去,是去試試這副袖箭好不好使喚。”溫含玉似乎還不知連城對喬越而言是個怎樣的存在,直腦筋的她想到什么便說什么,根本不知喬越心中做何想法。

  不算方才她氣惱之下提到“連城”這個名字的話,這是她第一次與喬越提及連城。

  “他……送給阮阮的?”看著她臂上的袖箭,不知不覺,喬越將懷中的她重新摟緊。

  “嗯。”溫含玉不假思索點點頭。

  “阮阮可喜歡?”喬越又問。

  溫含玉道:“用得挺趁手的。”

  喬越又忍不住問道:“阮阮是覺得這袖箭好還是我之前給阮阮的那套柳葉飛刀好?”

  “你們怎么都問我同樣的問題?”溫含玉將喬越環在她身前的雙臂往外推了一推,在他用雙臂圈起的懷抱了轉了個身,面對著他,皺眉看著他,眸中滿是不解,“你們不是商量好的吧?”

  “不是。”喬越果斷回答。

  看喬越微抿著唇微別開臉的模樣,溫含玉想了想問道:“阿越你是不是不想聽我說到連城?”

  “……不是。”他想聽,卻也不想聽。

  不待他再說什么,溫含玉的問題已經跳開,只見她半瞇起眼盯著喬越的眼睛,“阿越你沒有派人跟蹤我,那怎么知道我出城去了?”

  “城守來人告訴我的。”喬越聲音有些低。

  “這些日子我為了找藥材也不是沒出過城,沒見你像今夜這么樣過,那就是說問題不是出在我出城上,而是出在我是和連城一塊兒出城上,出在連城身上?”溫含玉抬手捏著自己下頷垂著眼瞼輕聲自言自語,爾后抬眸總結性地再次盯向他喬越的眼睛,“阿越你是真的以為我會和連城走?”

  “……”這些換做他人早已是明明白白的事情,在溫含玉這兒卻是不想言明都不行,“他任何一樣,無不比我強。”

  “他的確很強。”溫含玉并不否認,無論是從前的黑鴉還是如今的連城,都很強,如今的他,甚至比從前更強,因為如今的他可是昌國的皇長孫,昌國未來的帝王,但是,“然后呢?”

  “他是很強,但是這樣我就應該跟他走?”溫含玉的腦子迂回不了,“我覺得我自己就很強,不需要他。”

  喬越的心本是很沉重很苦澀,此刻卻是由不住輕輕笑了起來。

  溫含玉登時不悅,狠瞪他一眼,“阿越你笑什么?難道你覺得我說的不對?”

  “阮阮說的很對。”喬越淺笑柔聲,“阮阮是我見過的最厲害的女子。”

  無論是武功身手還是醫術,就連脾性,都是最厲害的。

  “那你為什么笑?”溫含玉揪著這個問題不放。

  “阮阮……”喬越心跳加速,目光灼灼,“那阮阮覺得我如何?”

  “阮阮不需要他,那阮阮可需要我?”

  溫含玉眨眨眼。

  嗯?

  
3d独胆定组合27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