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搶救大明朝 » 正文
| 繁體版

第911章 清國之終章(求訂閱)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什么?康,康熙皇帝?怎么會是康熙呢?合同上明明說的是順治啊!”

  朱慈烺得知自己“訂購”的順治已經給調包成康熙的時候,他已經入了北京城的德勝門甕城了。

  因為尚可喜、孔廷訓突然撤兵,所以北京城北之戰就變成了一邊倒的屠殺,殺得尸橫遍野,被俘的清兵更多,足足有一兩萬之眾!

  殺完了、抓完了城外的漢奸,閻應元又調兵攻城,趁著清軍一片慌亂的機會,一舉占領的北京北城所有的甕城、堡壘和城門。

  所以當天晚上,朱慈烺就把自己的御帳扎在了德勝門甕城里面。

  上回他到德勝門甕城的時候還是崇禎十四年,一轉眼已經十一年過去了......真是時光飛逝啊!

  十一年前的少年太子,現在已經成長為一代雄主,但即便是雄主,很多時候還是沒法如愿以償。

  比如這回,他明明想要一個順治的,還花了大價錢,給出了一個三代世襲節度使和一個兩代世襲的節度副使,結果順治說沒有就沒有了,尚可喜、孔廷訓這兩個“奸人”只肯給發個康熙充數......這事兒上哪兒評禮去?

  “萬歲爺,兩位王爺.......不,是兩位將軍也盡力了,可沒成想福臨寧愿自焚也不肯投降,就在千佛寺里活活燒成了灰......所以兩位將軍沒辦法,只好拿玄燁頂賬了。其實吧,這個都是一樣的,都是東虜的皇帝,都一樣的。”

  “對,對,都一樣的......這個康熙皇帝登基的手續齊全,先封了太子,遺詔也是有的,而且還是順治的親筆,加蓋了玉璽。對了,玉璽也可以一并獻上,據說是元惠宗妥懽帖睦爾北逃時帶走的傳國玉璽......”

  兩個結結巴巴解釋的人是孔四寶和尚之孝。對于他們的解釋,朱皇帝很不滿意。康熙和順治能一樣嗎?康熙可是被后世吹捧為千古一帝的,順治可沒這待遇。而且康熙的使用壽命也長,六十一年啊!

  不過那是在歷史上,現在的康熙才多大?嬰兒一個,分量都不夠啊!不夠分量就送塊石頭(傳國玉璽)?這也太坑了吧?

  “尚可喜和孔廷訓呢?”朱慈烺冷著臉,“為什么不自己來向朕解釋?為什么還要據守皇城和朕的大軍對抗?”

  北京城內的大清朝原來還沒完蛋,尚可喜和孔廷訓收拾殘部退入了北京的皇城棱堡——北京堡壘可不得了,里里外外一共三層。明軍現在只拿下了最外層的棱堡,里面還有兩層堡壘沒有打破呢!

  而且北京的皇城堡壘和煤山堡壘面積更小,所需要的守軍也就相應減少,因此比外層的棱堡更難打破。

  在知道自己沒有辦法按照合同交貨后,尚可喜、孔廷訓只好應著頭皮死守皇城棱堡,就是想讓朱皇帝接受康熙換順治的結果。

  “陛下,兩位王爺據守皇城絕不是要對抗天兵啊,他們只是想讓康熙湊夠十二個時辰!”孔四寶也是個能胡謅的人,居然現編了一個借口,“有了十二個時辰,這玄燁也算當了一天的皇帝,《康熙實錄》上也能多幾個字兒......”

  還《康熙實錄》,朱皇帝心說:記什么呀?帝幾時吃奶,幾時啼哭,幾時被太后打屁股嗎?

  “而且,”孔四寶又道,“如果清朝沒有康熙帝,那燒成灰燼的順治就是末帝了......寧死不降,化為灰燼,是不是剛烈太過了?”

  “福臨真的被燒成灰了?”朱慈烺頓了頓,“該不會來了個火遁吧?”

  “不會,不會......福臨絕對燒成灰了!”

  “對,對,對,已經燒死了,絕對不可能火遁!”

  孔四寶和尚之孝異口同聲,都咬定了順治已經死亡。這個口徑是尚可喜和孔廷訓反復研究后得出的。

  他們其實也懷疑順治“火遁”了,但是順治是辦妥了所有的手續才“遁”的,這說明他是早有預謀的......多半就是求一個人間蒸發后逍遙自在的結果——其實他也沒別的出路,投關外是不行的,多鐸根本容不得他。投草原更沒有活路,草原上的蒙古人從來都沒把他當成真大汗,他真去了,也就是個獻給大明皇帝的禮品。

  至于大同府,那就更不能去了......濟爾哈朗和常阿代正被朱慈烺逼迫,要交出大同去土默川,福臨送上門去,正好當一個向朱皇帝討饒的禮品——送上福臨之后,他們即使還得去土默川,也能向朱慈烺多要點經濟援助什么的。

  想來想去,福臨似乎也只有找個地方躲藏起來,做過隱居深山的隱士才是最靠譜的。福臨再怎么也當過皇帝,而且還有個挺能攢錢的阿瑪,煤山城堡的庫房里面可存了不少黃白之物,取出個幾百斤黃金,就足夠福臨逍遙一輩子了......

  既然福臨只能隱居,那么尚可喜、孔廷訓干脆就咬死福臨已經死了,這樣他們也算部分履行了合同,再加一個康熙,也就差不多了。

  朱慈烺這個時候也想到了福臨很可能再不會出現了——只要福臨不出現,那么他在政治上,在歷史上就算已經死了!

  至于他一個人躲起來逍遙,朱慈烺也沒心思去追查,他可不擔心有人搞反明復清。

  所以尚可喜、孔廷訓也算完成了一部分合同,如果朱慈烺現在毀約,總是有點不地道。

  朱皇帝想了想,道:“這樣吧......朕再寫一個補充協議,大致的內容就是尚可喜、孔廷訓兩藩保證福臨已死。如果福臨在日后出現,他們兩人就必須辭官歸隱,而且子孫也不得再繼承官職了。如果他們兩人同意,那么就在明天天黑以前,把玄燁還有其母佟佳氏以及傳國玉璽,都送到德勝門甕城來。

  另外,你們回去后和佟佳氏好好說說,叫她不要太傷心難過。朕是仁君,斷不會加害孤兒寡婦,等玄燁出降后,朕就封他一個延恩侯,世襲罔替。”

  仁君開出的條件,皇城棱堡內的尚可喜、孔廷訓、佟佳氏當然是不可能拒絕的。所以就在大清康熙元年十月二十三日的酉時三刻,大清國終于提前迎來了自己的終結!

  酉時三刻一過,皇城棱堡的北門北安門就被推了開來,然后就看見白茫茫的一片從北安門中緩緩涌出。這些都是披麻帶孝的大清余孽——他們是在替“被燒成灰燼”的順治皇帝帶孝。領頭的就是尚可喜、孔廷訓二人,他們倆也是一身白,一邊走一邊咧開嘴大哭,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內疚?反正看上去都挺傷心的!

  跟在他們倆身后的是一群漢奸兵,都帶著武器,出了城門后就把隨身攜帶的兵器丟在路邊的一塊空地上,很快就壘起了幾大堆。

  因為朱皇帝有守信的金字招牌,所以繳了武器的這些漢奸兵倒也不擔心被明軍屠殺,不過這時候他們并沒有想到,朱皇帝安排給他們的地盤有多坑爹——在朵甘節度使司的地盤上可有兩個在歷史上讓乾隆皇帝破費了七千萬兩銀子的小土司,一個叫大金川,一個叫小金川......

  在尚可喜、孔廷訓帶著他們的繳械兵在順天府街拐彎,向東直門甕城而去后,今兒這場投降大戲的主角就該上場了,那就是扶著棺材的佟佳氏和被佟佳氏抱在懷里的康熙小皇帝,以及跟隨在他們身后的數量不多的清朝官員。

  佟佳氏將會抱著康熙,在大街兩側荷槍實彈的明軍燧發槍兵的注視下,步行前往德勝門甕城,向大明天子請降求饒,并且奉上象征大清國最高權力的傳國玉璽。
3d独胆定组合27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