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同人小說 » 怪物被殺就會死 » 正文
| 繁體版

第二十三章 西母大天尊與西北白家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雅拉,說實話,你的本體是不是一只烏鴉?”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這個梗太老了,并不好笑。”

  放下哪怕是沒有信號也能強行接通,與其說是科學技術倒不如說是某種法術的特殊收集,蘇晝結束了和偃圣的通話,他不禁撓了撓頭:“仙神遺跡說來就來,昆侖遺跡嗎?我知道靈氣爆發會導致全世界各地的仙神遺跡進一步開放,如今能夠探索也不奇怪——但為什么找上我呢?”

  在他心中,遺跡探索其實和考古差不多,本質上是個技術活。

  當然,仙神遺跡可能特殊一點,克也不至于有什么亂七八糟的陷阱,畢竟都說了是留下的遺跡了,正國里面還有不少就是那些仙神自己留下的傳承呢,開啟它們估計并無什么危險,沒必要叫上自己這個書院都沒讀的尋常學生呀。

  雖然有滿肚子疑惑,但蘇晝懶得深究。

  反正事情的原委,問一問天都來的特殊官員就行。

  大概晚上八點左右,蘇晝和父母說了聲后,便前往一家酒店的包廂,那里有一位頗為帥氣青年正在等候。

  這青年劍眉星目,一頭長發,在腦后束成長辮,渾身動作流暢,一步一行都不帶半點破綻,當他看見蘇晝進門,起身笑臉迎接之時,給人的感覺也像是一只猛虎作勢欲撲而來,氣勢十分逼人。

  “你好你好。”

  當然,蘇晝并不吃這一套,他對氣勢這方面的感受真的很弱,大概是因為誰的氣勢都沒他的大吧——能看見這位帥氣青年在和蘇晝握手寒暄時都是一臉扭曲的表情,渾身酥軟,將跪不跪的樣子:“您好蘇教授,哎喲,您可別放氣勢了,我還是覺醒高階,受不了教授您的威壓……”

  “啊,主要是你放了,我覺得我也應該放一下,互相尊敬是正國的傳統美德呀。”

  用力搖了搖對方的手,搖的對方臂骨都有點松了后,蘇晝也不計較對方似乎想要試探自己實力的想法了:“偃圣說具體情況,由你來告訴我——這昆侖遺跡究竟是什么東西?為啥非要叫上我?”

  “咦?”

  聽到這句話,青年頗為驚訝,他撓了撓頭:“蘇教授您不知道嗎?我們還以為是您主動要求加入的。”

  等到這位自我介紹名為白滄浪的青年為蘇晝解釋了一下后,蘇晝算是搞明白這整個過程了。

  白滄浪來自西北白家,是一個傳承古老的超凡家族——而在這個年代還在用家族傳承,而不是化入書院的超凡勢力,不是不值一提,便是‘化妖擬道’,必須要用血脈根來傳遞信息的傳承了。

  白家便是擁有‘西之白虎’傳承的家族,世代修行白虎武道,保證體內的白虎之血一直處于激活狀態,所以多年來并沒有遺失相關傳承,剛才蘇晝見到的威勢,便是半是試探,半是本能的白虎威壓。

  而那一頭長發,更是可以隨時以金屬靈氣強化為武器,需要時拔下一根,便能以發為刀劍,斷鋼破甲——據說正是因為此術,古代白家武者年老時基本都是光頭,幸而最近這么千年靈氣斷絕,世道也逐漸平穩,沒有那么多戰斗,這才讓白家人不至于一到晚年便人人禿頂。

  “昆侖玉山,便是和化妖擬道有極大關系的仙神傳承所在。”

  白滄浪和蘇晝坐在飯桌的兩端,二人很明顯都不怎么講究,已經開始吃了起來,開始遵循正國傳統,在飯桌上談起了正事:“昔日最強大的仙神之一,昆侖玉山與瑤池之主,西母大天尊,便是最早的擬道修行者之一,而祂居住的昆侖玉山,瑤池之所,便是我等化妖擬道傳承的核心遺跡。”

  “嗯嗯,這我知道。”

  蘇晝點了點頭,西母大天尊,在最初的傳說中,的確豹尾虎齒,半獸半人的仙神,也是正國神州有史以來最早的女性神祇之一,后來估計是傳承進步,西母大天尊復歸女神的人形,但祂的根本起源,的確是和化妖擬道有極大的關系。

  說實話,有不少類似的仙神傳說都是如此,這也側面證明了,化妖之道在古代,的確就是正道之一。

  畢竟,在遙遠的修行之初,模擬超凡野獸的力量并不是什么丟人的事情,都是為了守護人族傳承,變化一下軀體難道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嗎?古人可不像是現代人,朝不保夕的生活和危險的環境,讓他們沒有其他選擇。

  “昆侖山是百神之所,也是眾多化妖擬道的仙神總部,一年前,靈氣復蘇之時,昆侖玉山便已經現世,但是它本質上,是一個和我們現世半隔絕的亞空間,換句話說,昆侖玉山其實是一個秘境洞天的入口,真正的昆侖遺跡在其之后。”

  白滄浪此時正在吃一份烤魚,能看見,他的所有牙齒都是銳齒,四顆虎牙尤其突出,想來身上的白虎之血非常濃厚。

  這位青年如今已經從蘇晝的威壓影響中脫離,一邊大口吃魚,一邊說話,言語非常流暢:“所以直到前段時間,道紀局的技術人員才根據古代傳承留下的信息,初步解鎖了昆侖山上的秘境門扉,這樣一來,再過一兩個月,秘境之門將會徹底打開。”

  蘇晝對此的確是一無所知,畢竟他就算是超凡者,但也就是最近這么一年的事情,在一些常識方面,的確不如這些從小就成長在超凡世界的原住民。

  隨著白滄浪的講述,他也逐漸明白,為什么昆侖山一事,偃圣會叫上自己,而白滄浪一方似乎有些抵觸的原因。

  昆侖山畢竟是化妖擬道一系的大本營,昔日留下的傳承和開啟之法,大多也都是在類似白家這種擬道家族的手中。而昆侖一系的仙神,離開地球的時間似乎非常早,并不是在一千年前的最后關頭才走,而是大概四千年前就已經離開。

  所以即便是仙神也想不到,天地之通再開時,時代已經變了,化妖擬道之路已經不再是正統之一,家族傳承也不再是大勢,各種修行之法并不需要攝入妖血傳承,甚至隱隱被歧視。

  多年以來,雙方的矛盾也是暗流洶涌,不少擁有神獸血脈的家族都被打散,失去了傳承,白家算是碩果僅存的幾個。

  像是四象圣獸的傳承,如今只剩下西北白虎的白家,以及已經融入真武書院的玄家,朱雀和青龍都已經丟失,青龍一系的傳承更是已經遺失七百年,血脈后人都已經徹底找不到,估計是徹底失傳了。

  蘇晝他們這邊也被懷疑過是不是青龍血脈,但結果并不是。

  如今,昆侖山遺跡即將開啟,這對正國仍然存在的神獸血脈家族都為之一喜,甚至,有很多失去了傳承,但依然記得自己祖上的來源的沒落家族,也將復興的希望寄托在昆侖山中可能有的仙神傳承中——蘇家前段時間,就被歸類進這種沒落血脈中,不過看這種稀薄程度,少說也要向上追溯兩三千年了。

  可向上追溯兩三千年的話,正國十幾億人誰家沒出過某某大能啊……所以并無任何意義。

  反正,正統修行一派似乎并不是很樂意見到這樣的一幕,所以一直都在暗中阻擾……蘇晝也很理解,畢竟眾圣督制就是這樣,表面上一團和氣,實際上各種山頭林立,國內無派,千奇百怪嘛,更何況妖血之道再興,的確會讓形勢變得復雜。

  覺醒了至少是仙神龍王級龍血傳承的蘇晝,本來是被這些家族視作自己人的,而他的龍血,對于探索昆侖山遺跡來說絕對是一大助力,但是蘇晝接觸的一直都是正統修行一派,前段時間更是沒有交流,就被強行塞進了探索昆侖的調查隊中,引得不少人不滿,

  所以蘇晝在他們看來,是正國正統修行一系,派人過來搶好處的。

  “你們戲真多誒。”

  雖然蘇晝很了解和理解這種不同道路間的斗爭和敵視,但并不影響他覺得這種事情根本就是浪費力氣,他夾了一塊紅燒肉,放入口中咀嚼:“正統修行,需要的是天賦,化妖擬道,需要的是血脈,兩者其實根本不沖突,日后那些正統修行走不遠的普通人,實在不行就花錢去買一些神獸血脈植入,一轉化妖道——豈不美哉?”

  “這個還是有點太超乎時代了……”聽見這句話,白滄浪不禁有些汗顏,手中的孜然羊排都忘記去吃:“神獸血脈,本質上是一種超凡要素的凝結,哪怕是家族內部,都是要看運氣覺醒的,倘若能這么簡單就傳播,很多家族也不會淪落到喪失傳承的地步。”

  總的來說,白滄浪也為一開始的試探致歉,他看出來蘇晝也是不久前才剛剛知道這件事,估計真的只是因為他身負龍血,所以就塞進調查隊中,并非是針對他們。

  仔細想來也是,之前靈氣斷絕時代的斗爭,是因為資源不足,如今靈氣復蘇,傳承再開,資源極大豐富,而全世界各地所有人類都將迎來挑戰,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哪怕是再怎么想要敵對阻擾,也會被還具備些許理智的高層壓下。

  “大概十月十四日前后一個星期,昆侖玉山的門扉將會完全開啟。雖然理論上,仙神們并不會在這些刻意留給我們這些后人的傳承之地中設置什么陷阱,但想必也有許多考驗。這個時候,就要仰賴蘇教授您這位超凡境的強者了。”

  沒有半小時,蘇晝和白滄浪便將所有飯菜一掃而光,而這位白家青年也告知蘇晝具體的探索時間:“提前通知,主要是希望蘇教授您做好準備,因為這是正國第一次探索仙神遺跡,所以非常重視——全世界其他國家也非常重視,關注我們這一次行動,所以我們決不能失敗。”

  “放心好了。”蘇晝自然不會輕視這次探索,他笑著說道:“我是非常靠譜的那一類人,盡管相信我好了。”

  付賬后,白滄浪便離去了,他接下來還要作為使者,去通知居住在南方的朱雀一系后人——他們家族的傳承在二百多年前斷絕,但和同為四象圣獸血脈的白家關系不淺,這次昆侖山之行,說不定能讓他們重拾先祖的榮耀。

  “靈氣復蘇,能讓我們重拾先祖的榮耀。”

  告別之時,白滄浪認真的對蘇晝抱拳:“但這并不是說明,化妖一道便只是吃老祖宗的飯,并沒有任何進步。這么多年來,我們白家依靠血脈對金行物性的敏銳,在材料學方面帶來了極大的進展,許多衛星和航空合金,乃至于全新的超凡合金出現,都有我們白家的貢獻在內。”

  “妖血和靈力一樣,都是一種力量,都可以為我等人類所用。蘇教授,想來你也深有同感,在此大爭之世,我等當共勉,而被不是互相這大亂斗。”

  聞言,蘇晝也微微點頭,他認真的回復道:“當是如此,我等當共勉。”
3d独胆定组合27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