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甘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爛柯棋緣 » 正文
| 繁體版

第179章 謹遵師命

溫馨提醒:“注冊會員”無彈窗廣告,同時建議您收藏,以便能夠輕松訪問!


  胡云跳出洞穴,一條大尾巴在背后展開甩動,他得看出陸山君那抑制不住的喜意,卻還不太理解那是為什么。

  計緣看了赤狐一眼又看看這只體格龐大的吊睛猛虎。

  “走吧,找個合適的地方,你這洞穴太昏暗了,洞外樹叢也太茂密,還是不夠敞亮。”

  計緣足底一點,整個人形同縮地一般朝前躍去,猛虎和赤狐則連忙跟上,并有山風相隨。

  陸山君在快步跳躍著跟隨計緣離開時,還回頭望了望自己的洞穴,隱藏在林中陰影下的黑色洞窟,即便有星月之光照射下來,透過茂密樹干也只剩下斑駁。

  ‘先生是以洞窟代我心境?離昏暗之穴,而心懷敞亮!’

  剛才計緣那簡單的幾句話,卻令陸山君靈臺放清,一身虎毛都好似有靈光透出,一種‘計先生就是前來為我領路’的感覺在猛虎精心中滋生。

  走在前頭的計緣都有感側目,他不清楚陸山君心中所想,只是覺得這猛虎精果然資質非凡,在妖類中絕對能算得上出類拔萃,至少比后面那只赤狐強多了。

  計緣并非漫無目的的在山中走,來時就在天上看到了一處合適的地方,在山中穿行一刻多鐘就到達了那里。

  那是一塊橢圓形的山石,大約三丈見方,橫臥在一處周圍樹木零星的山脊上,好似一塊大號的鵝卵石。

  走到大石前,計緣輕輕一躍就跳到上面,其后猛虎和赤狐一相繼跟上。

  月色正好,星光正盛,在這人跡罕至的牛奎山深山老林之中,巨石被照射得如月色般皎白。

  一人一虎一狐在巨石上坐下。

  這在胡云看來并沒有覺得什么,但給予陸山君的則是心中產生一種神圣的儀式感,皎白月臺,與師同坐,聆聽教誨。

  計緣多少也有些回應陸山君那份恭敬的意思,這猛虎精處處以最嚴謹禮節相待,難得的是那份可鑒的誠心,在見到自己后氣相變化也越發清明。

  “你等都是山中動物開竅生智,胡云初涉修行之機,雖有靈韻尚不知修行之艱,山君自煉化橫骨后百余載艱辛,算上虎生成長至此蹉跎近兩百載,已算是知曉求道之苦。”

  計緣坐姿并不正,單手斜撐身體,右手到頭頂將墨玉簪子拔開,一頭長發如瀑隨風而蕩,在月光中鍍上一層熒光。

  舉手將墨色玉簪至于月光下,蒼目、玉簪、明月三者連成一線,隱約間,能見當初那粗胚的墨玉簪已經透著流光。

  “近朱者赤,近道者靈!妖類也好,人族也罷,修行修仙謂何?”

  這一刻計緣道蘊深長,側目的視線令陸山君和胡云不敢直視。

  “山君你癡長胡云一些歲月,你來說說看。”

  “是!”

  猛虎精緊張至極,甚至都有種冒虛汗的感覺,四爪肉墊上已經滲出汗水。

  “回先生的話,我以為修行是為超脫,是為長生,所欲所想皆可獲得,不為災愁不為神傷,心之所向皆可安寧!”

  “好,說得很好!”

  計緣這聲贊嘆誠心實意,僅僅接觸幾次,但這一只老虎精帶給他的驚喜卻不少,若之前那弟子禮算是意外,現在卻真的有那分意思了。

  胡云聽著陸山君的話心里有些不以為然。

  ‘不就是為所欲為嘛,你最大你最兇,有什么嘛,計先生干嘛夸他!’

  不過在看到計緣斜眼望來,立刻端正狐軀學著猛虎一樣一絲不茍。

  計緣笑了一聲,將玉簪防止在身旁,他很少將自己長發披散下來,以前覺得那樣太女性化,可現在卻也覺得其實沒什么。

  身形散漫心不散,心之所向皆可安寧,陸山君的話在計緣耳中也有自己的理解,何嘗不是計緣也受教了呢。

  嚴格來說,這次才是算是計緣第一次鄭重傳授修行精要,所思所想細致入微,便是起講的引子也不會隨便。

  計緣看了一眼嚴謹認真的猛虎和盡量學著認真的赤狐,口中悠然吟起此界并無的篇章。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

  計緣隨后吟誦之言,去除了原文中關于《齊諧》的論述,只精簡其中精神。

  “......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氣之辯,以游無窮者,彼且惡乎待哉?故曰:至人無己,神人無功,圣人無名。”

  長長一篇文吟完,胡云愁眉不展,陸山君時而驚愕時而苦思,實在想不通又怕錯過,很多地方只能強記強背,最后兩句前一句還在震撼后一句又神奇的歸于平靜。

  計緣直接略過了赤狐的反應,看著陸山君問道。

  “作何感想?”

  這次猛虎精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苦苦思索細細回憶,半晌才猶豫著同計緣對視。

  “先生,您方才所吟之道,可有名字?”

  計緣面露笑容。

  “此篇名曰《逍遙游》!”

  皎白月臺上,陸山君虎軀一震,再次曲起虎身鄭重朝著計緣一拜。

  沒有說答案,計緣也沒有追問,有一種獨特的韻律好似使得雙方明白對方之意,這種感覺很神奇,卻很愉快。

  計緣再看看一旁疑惑不解的胡云,也是微笑著搖搖頭,到底道行和心性都還是差遠了。

  “妖修者,采天地靈氣煉形塑身,生妖氣,化靈韻,誕神通,求道行,以期,近日月之理孕身內乾坤,皆認為妖修以力為先,既羨且妒人身之好……殊不知叩心之道不限族類,修心之機誕于平常……”

  計緣徐徐道來,陸山君恨不得現在就變出一個小本本來速記,又不敢分心哪怕一絲一毫。

  只覺得計先生今晚所受句句是大道,用計緣上輩子的話就是干貨滿滿。

  相較于尋常妖物的修行,計緣更注重靈臺清明心境淬煉,也注重合天地人之陰陽道德。

  妖為什么是“妖”,為何常常同邪魔歸類一處?所誕心性、所修之法、所行之事促成了如今的界定。

  “煉身修妖軀,煉心修靈明,身心澄清孕法自身,妖道亦可為仙道也!”

  這一句話落下,天空明月已經被烏云遮蔽,坐下山石也不再是皎白月臺,計緣也就順勢停了下來。

  “轟隆隆……”

  隱晦的雷聲在云中響起,計緣知曉那是一絲天人交感,此處“人”可通“妖”。

  在陸山君化形前,每每有關鍵突破的契機,就會很容易引來類似“交感”,氣機越是深重,就越容易真的引雷霆會劈下來。

  之前胡云煉化橫骨其實也差不多,只是胡云本身妖氣微末至極,又處于棗樹樹蔭遮蔽之下,天空陰云也就打了幾聲不算響的雷便沒什么事了。

  當然也會有例外,比如本身就在雷陣雨雷暴天氣,妖物還特意跑空曠位置突破,那估計會化身特大號嘲諷牌避雷針,天雷還不忘死里劈。

  “好了,是緣也是法,有始也有末,就到這里吧!”

  計緣停歇了許久才說這一句話,將沉入心境中的陸山君和苦思苦記中的胡云都驚醒。

  “呵呵,雖然可能性并不大,但計某人也在這石臺上,萬一要是引雷劈落,多不合適啊!”

  先生的這句玩笑話令猛虎和赤狐都下意識看看天上,明月星空都已經被陰云遮蔽。

  計緣將臺上墨玉簪拿起,用手捋了捋髻發,隨手有橫插回發髻中,然后站起身來。

  “好生修行好自為之,非執掌逍遙之時……”

  說到這,計緣話音頓了一下,才看向陸山君。

  “不準隨意宣揚我是你師父。”

  說話這句話,計緣足下一點,腳下彌漫淡淡云霧,整個人以霞舉而去。

  陸山君整個龐大的虎軀僵硬在山石上,眼神中呈現愣神、呆滯、不可置信等情緒,隨后化為無盡狂喜。

  倉皇間猛虎起身,沖著天空遠去身影連連跪叩行禮。

  “弟子謹遵師命!吼~~~~”

  猛虎咆哮驚山林,山野中無窮動物被驚醒,山脊上狂風大作,無數飛鳥從林間飛起盤旋,但陸山君實在抑制不住心中激動。

  “吼~~~~吼~~~~~”
3d独胆定组合27组选